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观展攻略|罗马公民雕像中的文化寓意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77

观展攻略|罗马公民雕像中的文化寓意

原作者:澹台松注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今日“公民”概念家喻户晓,深刻影响了全世界的政治格局。但“公民”概念不是从来就有的,今日我们通行的身份认定方式,曾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是独角兽一般的存在。公民制度是古罗马文明的一大特色。凭借其特殊的结构,这个制度可充分发挥本国人员积极性,并伴随着实力强大的罗马军团,从台伯河下游出发,不断征服周边各民族,直至创建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2023年吴文化博物馆的中意两国特展中,有一件《身着托加的男子雕像》【图1】,真实展现了公民的形象,让世人一窥罗马往日的风光。1 公民雕像与罗马公民制度该雕像由大理石制成,高210厘米,宽90厘米,长80厘米,是公元一世纪的作品,出土于意大利赫库兰尼姆古城。该古城位于维苏威火山脚下。在公元79年的一个深夜,当城中的人们都沉睡在梦中时,火山喷发,古城就此被掩埋,直到1709年才被发现,重见天日。由于深埋泥土之下,古城遗物保存良好,这件《身着托加的男子雕像》乃其中精品。【图1】身着托加的男子雕像大理石 公元1世纪高210厘米,宽90厘米,长80厘米赫库兰尼姆考察全世界范围内的一世纪艺术,往往没有单独表现平民的作品。恰恰相反,展现杰出的政治家和能力无限的神明的雕像、绘画浩如烟海,汗牛充栋。难得一点笔墨给到平民,不过是在边边角角担任“侍女”、“卫士”一类的气氛组。例如,与这件雕像时间相近的山东嘉祥县武梁祠石刻,雕刻的就是从伏羲开始的历代帝王、蔺相如和荆轲等文臣武士、闵子骞和梁高行等孝子贤妇,平民少有提及。稍早一点的秦始皇陪葬坑内的兵马俑,数量庞大,动作趋同,不过是象征着卫戍秦始皇死后世界的随从部队,人人都是配角。兵马俑 图源: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为什么同等时期的一个罗马公民却可以有自己的塑像?这就要谈到罗马公民在帝国中的政治地位了。罗马公民通过在罗马军团中的英勇表现,帮助帝国开疆拓土,征服了很多土地。与此对等的,公民在生活中被赋予了众多的政治特权。例如,他们通过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可以在城市大会中发表意见,还可以担任各级官职,管理地方事务。罗马公民还能加入元老院担任元老,通过元老院的巨大权威,深度参与国家的重要决策。因此罗马公民的身份极高,他是一张参政议政的通行证,是迈向权力的基础。在这种氛围下,艺术家将罗马公民当做主角,也就不足为奇。仔细观察其外观,可以发现雕像非常高大,足足有210厘米高,局部又打磨精细,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其中蕴含了工匠大量的时间。这种精致的雕像,放在技术发达的今天,都需要拥有高超技艺的人花费数天时间打造而成,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负担得起的。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古罗马时代,一个人要为自己制作高水平的雕像,花费恐怕更高,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否是一个公民的经济实力可以覆盖。事实上,当时的罗马公民经济非常富足。罗马帝国通过军事战争的手段,不断征服一个又一个地区,对它们采取残酷的剥削,汲取大量的财富供养公民。比如首都的公民可以享受免费面包等基本物质供养。除此之外,公民本人往往是庄园主,身家丰厚,更是有着多种渠道的经营手段。罗马历史学家李维曾在作品中说:罗马的强大是因为其独特的纯洁的道德和多样的范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如此长期杜绝生活上的奢侈和贪恋,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如此持续的崇尚节俭并安于贫困。李维是一位历史学家,他描述的是古罗马共和国早期贵族与公民的精神品质。当时的罗马人衣着简朴,如果谁生活奢侈,就会受到他人的谴责。在一代代罗马公民的节衣缩食下,其后代的财富会不断累积。因此到了罗马帝国时期,一般的罗马公民家中都会积攒起一笔不菲的积蓄,完全能够承担起雕塑花费。雕像外面所批的长袍叫做“托加”,是我们识别雕像主人的重要证据。“托加”既是罗马公民身份的象征,又彰显了公民的智慧。雕像右手裸露的胳膊,更是充满着一种张力,展现着肉体的强健。两者体现出一种“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思想。罗马是一个海洋文明,崇尚肉体与武力,极度崇拜个人英雄主义,因此非常强调身体锻炼。日常生活中,罗马公民频繁观看各种话剧,也常常亲自参与到话剧表演中,比如古罗马著名的皇帝尼禄就十分喜爱话剧演出。罗马公民更是在教育上倾注了大量的心力。在古罗马早期,他们就尽力模仿伊达拉里亚的文明,从而继承了虔诚务实的民族性格,学会了复杂手工业和相关政治制度。等到公元前二世纪,罗马基本将希腊征服后,更是充分汲取了古希腊文明的精髓,甚至将希腊神话融入到罗马神话中。众多的希腊学者以家庭教师的身份,参与到罗马公民的生活中,提升了对方的文化底蕴,增加了学术素养。通过剖析这座雕像,明白了罗马公民通过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上的三重优势,主导着罗马的走向。这种乌托邦式的公民权力对后世有很强的影响,它是西方民主的萌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2 公民雕像中的托加长袍这件雕像的背后不光有丰富且特定的历史深意,其本身所代表的服饰风格与雕像技术对后世以及附近的区域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雕像身上的托加长袍。托加 图源网络托加长袍,又叫罗马长袍,拉丁语中为Toga,在希腊语为τήβεννος,它一般由一体式羊毛制成,布料往往长达数米,可以通过多层嵌套,包裹全身。同时,它兼具披肩、饰带、围裙的作用,它是西方文明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古代服饰之一,至今仍会在各类影视剧中高频出现。在当时,托加长袍是公民身份的象征,且只有男子才可以穿着,而女子只能穿斯托拉及帕拉。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没有罗马公民权的外来族人或奴隶被严令禁止穿着此类服装。学者在相隔2000年的岁月之后,仍能准确识别出这件雕像的主题,除了雕像的出土地点外,身上的托加长袍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古希腊与古罗马文明的地域有高度的重合,核心范围都是环地中海流域,对难得接触西方历史或艺术的人来说,区别这两大文明的关键点就在于雕塑身上的服饰。古希腊艺术的雕塑,往往更热衷于展现人体的自然美,肌肉线条清晰,人物高大,身体赤裸;到了古罗马艺术,人物雕像则往往会有长袍的包裹。当然,两者地域相近,文明高度互相影响,后期难免有互相重合的地方。托加长袍体现到雕塑艺术上,最难以实现的就是身上层层的“褶皱”,因为岩石硬度很高,细腻的线条容易破碎表面岩体,导致前功尽弃。当时的罗马工匠为了降低雕刻难度,会选取硬度较低的火山石。可是工匠在雕刻以人为模特的全身像时,还是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因此当时的工匠一直在寻找替代品,希望能够多快好省的创作艺术作品。经过不懈的努力与不断的尝试,他们最终将火山灰与石灰碾压粉碎后,混合搅拌在一起,形成一种类似石膏的产物。在混合物凝固前,雕塑家就可以尽情施展自身才华,塑造成心目中的形象。赫库兰尼姆古城附近就有维苏威火山,就近获取的火山灰廉价而又实用。托加长袍上有着众多的褶皱,明显采用了深雕手法,通过刻刀慢慢雕琢出轮廓。托加长袍采用了火山灰混合物作原料,能够减省工匠的时间。雕像外形精致考究,表明雕刻家手艺高超,更是证明新工艺推广顺利,类似的公民像在赫库兰尼姆很常见,从而展现出该城整体较为富裕,是一个富人聚集区。有学者研究,雕像外面那飘带似的外衣,极为贴身的托加长袍,与罗马所崇尚的肉体美与自然美相冲突,恐怕是一种来自印度佛教的元素。犍陀罗佛像身上披着的“托格”【图2】与托加非常像,两者的发音也极为类似。仔细观察双方服饰的细节与特点,可以得出公民雕像的外衣模仿印度,具有浓厚的异域色彩。【图2】灰片岩雕佛陀站像公元3世纪犍陀罗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图源:湖南博物院官微这背后涉及到艺术传播历史上的一段奇缘,目前学术界也难有统一的结论。西方学者认为“托格”这类雕塑技巧,最早应当是起源于古希腊范围内,随着亚历山大的远征等希腊化运动,逐渐传播到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地区。可是古希腊人崇尚自然美,极度夸大肉体的强大,塑造男性雕像时,会以裸体为主。反而佛教受到希腊文明影响,将希腊服饰与佛教人物相结合,产生了犍陀罗佛像。当时的贵霜帝国与罗马帝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犍陀罗雕像艺术,可能伴随着佛教思想的传播,逐渐回流到环地中海流域。犍陀罗地理位置 图源:湖南博物院官微这种传播虽然相隔万里,但在地理上却是完全可能的。经过研究表明,印度与罗马虽相隔万里,但至少有两种方式互相传播文化,施加影响。首先,公元前四世纪时,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发起东征,吞并了从地中海到印度河流域的广大地区,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搭建了桥梁。印度僧侣完全可以通过这座桥梁,将艺术与思想传播到古希腊,间接对古罗马产生影响。其次,欧亚大陆腹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平原带,它东起蒙古草原,西至中欧平原。通过这个地带,游牧民族可以从蒙古一直迁徙到中欧。公元一世纪的大汉将领窦宪击败北匈奴,逼迫对方沿着平原带展开迁徙活动。历经数百年的时光,北匈奴迁徙到欧洲,最终诞生了“上帝之鞭”阿提拉,覆灭了西罗马帝国。上述两个例子都表明佛教文化可以影响到罗马。罗马人征战四方,见识了数之不清的民族,在服饰上有着非常多的选择余地,却将带有佛教色彩的托加长袍定为公民装。最为可能的原因有三。第一,托加长袍来自于希腊,被当时的学者看成智慧的象征。罗马人爱屋及乌,将对希腊文明的喜爱,转移到托加上,在日常生活中,以穿托加长袍为荣。第二,意大利属于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在酷暑的夏天,宽松透气的托加长袍非常适合皮肤的散热;在温暖的冬天,身上披一件托加长袍就能起到保暖的作用。最后,托加长袍式样偏大,需要消耗更多的布料,无形中起到了一种炫耀的作用。不过,古罗马的托加长袍到底是从附近地域的古希腊传承,还是借鉴印度而来的犍陀罗风格,或者兼而有之,今人已经难以清晰分辨。这种服饰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见证,却是毫无疑问的。从雕像暴露在外的双手可以看出,雕刻家精通人体构造,应该有着丰富的解剖经验。这也从侧面表明,雕刻家拥有着广阔的知识面,是一位有着良好修养的艺术家。现代心理学早就证明,人只有在快乐积极的情绪下,才能做好工作。对艺术家而言,保持良好的心态更是一种必备素质,是名垂青史的基础。在中国古代,有两类人在从事艺术创作,其一是世代传承技艺的工匠家族,其二是以兴趣为主导的文人艺术家。工匠家族按照政府要求创作作品,虽然技术熟练,却太过古板呆滞,缺乏应变,没有想象力,极少有令人称赞的传世作品。文人艺术家以爱好为主导,充满着想象力,更是因为较高的文化素养而擅长学习,经常能够推陈出新。两者地位差距较大,工匠形似奴隶,文人则居于社会上流,地位的差距,导致双方心理落差较大,这也从正面应证了现代心理学的观点。通过聚焦雕像的文化因素,从中牵连出佛教对西方的影响力。在印度到罗马的广大范围内,佛教渗入当地艺术创作之中,彰显着信徒在传播宗教上的热情,也揭示了距离与时间无法阻隔文化的传播,它们总会在各种细微层面影响世人的生活。3 公民塑像中托加技法的东传上文中重点讨论的“托加长袍”,可能也影响到了中国的绘画艺术。公民雕像属于公元一世纪的作品,罗马与中国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开展贸易活动。随着双方的交流,类似罗马的“托加长袍”对中国的绘画与雕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中,人物服饰崇尚流线型,没有繁复的衣服褶皱。1949年,湖南长沙陈家大山出土了一座战国楚墓,其中有一幅《人物龙凤帛画》【图3】。从图像中可以看出,线条勾勒流畅简洁,形象生动,极具艺术感染力。服饰上面的线条更是采用了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展现出一种纤细苗条的女性身姿。通过简明的笔画,描绘出宽袍大袖。【图3】战国 人物龙凤帛画 湖南博物院藏1972年,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了一座西汉大墓,其中有一幅《非衣帛画》【图4】。从画像上可以看出,人物服饰上的线条延续着先秦时期的简洁明快风格,充满动感的艺术张力。这种以简洁流畅线条勾勒人物服饰的作法,是中国传统绘画内在审美观念,在先秦与两汉的各种画作中都有着体现。【图4】西汉 马王堆一号汉墓T形帛画 湖南博物院藏在西方与中国的交流中,中国人物服饰绘画风格开始转变。出现了以褶皱为代表性特色的“曹衣出水”和“吴带当风”两种风格。其中的“曹”指曹仲达,北齐画家,家族来自于中亚粟特曹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撒马尔罕西北一带)。他本人受到家族传统影响,绘画风格与中原有较大差别,被人称作“曹家样”。“吴”指吴道子,是唐代著名画家,是唐玄宗时期的宫廷画师,在画史上被尊称为画圣。北宋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评价两人的艺术创作道:曹、吴二体,学者所宗。按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称:「北齐曹仲达者,本曹国人,最推工画梵像,是为曹。谓唐吴道子曰吴。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故后辈称之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至如仲达见北齐之朝,距唐不远;道子显开元之后,绘像仍存。证近代之师承,合当时之体范,况唐室已上,未立曹、吴。岂显释寡要之谈,乱爱宾不刊之论。推时验迹,无愧斯言也。雕塑铸像,亦本曹、吴。从上文可以看出,曹仲达擅长画重叠紧身的衣服,就像衣服过水一样,极其贴身,富有线条,因而被人称作“曹衣出水”。吴道子则以圆融的笔势,将衣服飘带描绘的像迎风飘扬一样,展现出一种动静结合的美感,被人成为“吴带当风”。从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图5】可以看出,吴道子用笔稀疏,寥寥几笔间,就完成构图,展现人物服饰的繁杂,更是通过服饰的走向,营造出一种随风飘扬的感觉。【图5】唐 吴道子(传) 送子天王图(局部) 大阪市立美术馆藏从《图画见闻志》末尾的评述中可以看出,郭若虚认为曹吴两人时代相近,特点鲜明,都在人物服饰上有所创建。将他们与唐宋以来的画家开展比较,可以得出曹吴两人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着重大的影响力,他们在服饰皱纹上的技法启发了后人。从“雕塑铸像,亦本曹、吴”一句中,可以得出两人从当时的雕塑铸像中获取灵感,汲取养分,建立了“曹衣出水”和“吴带当风”两种风格。因为曹家样没有留下具体的图像,吴家样很多被认为是伪作,所以从图像层面探究其风格存在一定难度。有学者认为,这种新奇的绘画风格的出现,应该与外来文明的交流有关。而当时的雕塑,很多源于蕴含有古罗马希腊风采的犍陀罗佛像。因此也可以说两人的绘画创作承载着中西方艺术的精髓。早在公元一世纪的汉代,犍陀罗佛像就在中国开始流传。为什么是离汉代较远的曹仲达和吴道子掌握了这种绘画精髓呢?艺术的交流史是一个过程,它在传播上有一种滞后性,从西方的雕塑造像艺术,到中原的绘画技巧,从罗马公民身上的长袍到天王身上的外衣,这一步花费了中原画家数百年的探索。在魏晋时期,顾恺之就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从其流传下来的画中,这种转变还不明显。南梁的张僧繇更往前迈了一步,甚至有了画龙点睛的传说,从侧面反应了他在学习西方技法。通过一代代画师的研究,最终在曹吴二人身上开花结果,彻底掌握了衣服褶纹的画法。4 结语通过一座罗马公民像,展现了古罗马伟大的公民制度。在其身上看到了东西方两大文明的交汇,更是看到了佛教的传播。通过佛教的中介,中原的绘画与古罗马的雕塑,融合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火焰,谱写了文明交流史上光辉璀璨的一页。参考文献:1. [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2. 顾准:《希腊城邦制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3. 杨共乐:《罗马史纲要》,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4. [古罗马]李维:《建城以来史:前言·卷一》,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5. [古罗马]普鲁塔克:《希腊罗马名人传》,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6. 彭吉象:《中国艺术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7. 张光福:《中国美术史》,知识出版社,1982年版。8. 周积寅:《中国画论辑要》,江苏美术出版社,2005年版。9. 刘思洁:《公民权与罗马人身份认同》,华中师范大学2019届硕士论文。10. 胡建阳:《公民道德与罗马共和国的兴衰》,辽宁师范大学2023届硕士论文。11. 戴沂君、黄楷:《浅析曹衣出水”和吴带当风”的渊源》,《美术界》,2016年第3期。12. 向云驹:《东西方古代艺术审美与造型的文化史考略——以丝绸之路雕塑艺术为例》,《民艺》,2020年第3期。相关特展展览名称:艺术的帝国——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古罗马文物精品展览时间:2023年10月23~2024年2月29日展览地点:吴文化博物馆第二特展厅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